童趣的时代画手:潘川艺术作品赏析

2017-11-22 14:47:47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中国画中,人物画作为三大画科之一,从男女老幼,至鬼神传说,涵盖诸多庞杂形象。这其中,幼儿形象虽并不少见,却多是以母子相依的形式相辅出现。以儿童为上,专绘孩童世界的国画家,十分少见。而像潘川者,专注童画,且绘出孩童本真之趣的艺术家,更是凤毛麟角,尤为可贵。

潘川,中央美院培养出来的八零后女画家,2009年初为人母,由此开始“童趣”题材艺术创作,至今已达八年。这八年光阴,潘川从初涉题材,到熟稔其中,凭借一系列形象生动、令人忍俊不禁的童趣作品,逐渐为众所知,最终树立起新时代“潘式”童趣画的鲜明旗帜。

1.jpg

4.jpg

小孩儿常见,但小孩造像并不简单。据《宣和画谱》记载,唐代张萱曾言,“善画人物……又能写婴儿,此尤为难。盖婴儿形貌态度自是一家,要于大小岁数间,定其面目髻稚。世之画者,不失之于身小而貌壮,则失之于似妇人。又贵贱气调与骨法。尤须各别”。小孩造形并非成人缩小尺寸,眉目开脸细至每一个指尖都有她专属多变的特色,若掌握无度必画出侏儒或因观察不到位画出刻板如成人的怪样子。

2.jpg

3.jpg

潘川的艺术作品,最可贵处在于其“真”。所谓艺贵在情,情贵在真。潘川由自己的孩子,关照到自己的童年,进而敏锐抓住童趣的创作主题。她从身感体悟的生活中邂逅灵感,以身边的孩童为原型精观细察,以一种身为人母的爱意绘制形象,塑造出的人物,自然可观可感,灵动生气。而用笔时,潘川作品中的皴擦点染、描绘勾勒、起承转合,均彰显出难能可贵的简洁明快与轻松自如,使画面效果毫无繁冗拖沓之感。真实做到了“意为笔之体,笔为意之用 ”,从而使作品形神皆备、妙趣横生。

此外,由于艺途始于油画,相比一般国画家,潘川的作品更具有目及中西的开放性视觉。传统中国画最为崇尚和主张的是“黑白两色为原色”,进而有“墨分五色”“墨分六彩”之说,潘天寿先生也曾谈到:“吾国绘画,一幅画中,无黑或白,即不可画矣。”在潘川的作品中,她既很好地掌握和使用了传统水墨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同时又凭借自己在油画学习中培养出的细腻且敏锐的色彩感受能力,按照自己的意念和想象,大胆地使用色彩,并恰如其分地在作品中自由应用,做到了“随类赋彩”、雅而不俗。如此一来,在墨与色的交响变奏之中,潘川的作品既保有清新高雅的传统修养意趣,又不失丰富亮丽的现代审美情韵,同时寄托了对生命美好的感激之情。

潘川的童趣系列作品,多创作于扇面、斗方、对裁等小尺幅纸面,但因艺术家大胆而果敢的内容取舍,细腻而巧妙的布局安排,使得画面简洁明快,主体突出。这种大胆而独特谋篇构图,既符合传统中国画对于章法的品评要求,又极具现代主义构成趣味,使观者在欣赏到画面丰富内容和细节时完全不觉纸面的局促,同时又还因其中大量的留白与层次关系而获得极佳的艺术遐想与感受张力。

老子云:“含德之厚,比于赤子”。

孩子们的世界单纯、自然,却又深含智慧。潘川以此要义出发进行创作,作品充溢童趣,轻松自然。其中的孩童形象直率、坦然,令人体味到一种久违的纯粹感。那些胖嘟嘟、笑嘻嘻,在各种简单的儿童游戏中怡然自得的孩童形象,触动了人们心中最单纯的部分,唤醒了人们对于童年的美好记忆与对简单生活的向往,有种发人深思的动情魅力。

正如潘川所言:“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各方面都应该是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只有这种周全细腻、恰到好处的艺术把握与创造,才能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从不同的角度真切感知到作品的动人之处,进而被其深深感染和触动。化境童心,愿我一直怀着这种信仰行走在绘画之路上,并希望用我的画笔唤回人们的童心,重回我们纯粹洁净的天空。”

“把童心融入到心境中,把自己整个的情绪投入到童心中。”潘川以一颗赤子之心,从小孩的视角,让我们去思考艺术的意义所在,那些生活里单纯的美与真,也因此而永恒。(窦号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